燕儿

热爱跋山涉水,公众号:jing_tou_bei_hou

【镜头背后】只为再看你一眼 | 挪威遇险

我的孤独,只因世界的美丽,只为邂逅,那些让人激动不已的时刻。。。。

燕儿:新的一年,祝新老朋友走更顺的路,拍更好的照片,实现更美的梦想,找到更多的幸福!


2017 新年快乐

HAPPYNEW YEAR


梵高说,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,路过的人却只看到烟。

 

一个人的风光


从不曾预见

杳无人烟中独自穿行,

跋涉的未知,徒步的宁静,

峰峦叠嶂,海啸涛鸣,

追极致的风起云涌,

寻唯美的光色水影,

为那一瞬,

我等待,

用满腔的执拗和憧憬……

 

跋山涉水,为了等待那美好的一刻,需要足够的耐心,更需要绝对的自由。“一个人的风光”听起来很美好,实施起来,酸甜苦辣自知。没有人相信我会执拗地一人独行,但风光的背后,需要坚韧和孤独。


俗话说得好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开车,要有车祸的准备;徒步,要有迷路的准备;负重,要有摔倒的准备……因为,不测总会发生。


爱上风光摄影后,出行时,意外是常事,已习惯了小伤小痛,连人带摄影包一块掉海里已不止一次。每次出门前,我很仔细地做功课,研究一切可能,为了把失误降低到最少最小。

 

我能想到的意外很多,但一个人爬挪威Lofoten山,重伤,还是没有思想准备的。


无法用语言形容第一眼看到Lofoten的感觉,即使现在依然没有:


雪山近在眼前,倒影在水中,海水在脚下,还未出海的渔船,各式不同颜色的小木屋,周围没有一个人,光,雪,静……我好像有了翅膀,在天堂里翱翔。 



那种景色,那种感觉,有多爱?

过去的两个冬天,我都去了那里。

第一次是2014年2月,算踩点,没去爬雪山。

第二次是2015年2月,可以爬的雪山都爬了。


挪威北部,山特别陡峭美丽,太多值得负重徒步爬山的地方了。


可惜,一人独行的话不能选择冬天,独闯雪山极端危险,但好在秋天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没有雪,危险度降低,并有机会看到极光,只不过挪威的秋天是雨季。雨天连绵,地势险峻,负重爬山就很容易遇到问题,可也容易出现可怜的风光狗们向往的极端天象。


2016年九月,我做了细致的独自徒步计划后上路。

 


第一站,瑞典斯德哥尔摩。先去看留学时的闺蜜D。上次见到D,还是我结婚的时候,她一家来参加我的婚礼。许多年了,特别盼望再聚,终于有了在一起亲密快乐的三天。 


第二站,挪威的Senja,算是踩点。

 

外出拍照途中常会遇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故事多多,回忆起来总是满满的温馨。2016年4月Patagonia山上徒步,碰到MarcAdamus,成为很不错的朋友,所以也就有了后来的【镜头背后】周年摄影大赛邀他做评委的后话。 

缘份使然,这次出行,也不例外。

在Senja山上碰到KennethSkulbur,他是地道的渔民,一年中八个月在深海打鱼。打鱼之余,他还是登山高手,拍照也相当专业,让我不由感叹高手在民间。一面之缘,却很谈得来,我们对爬雪山的兴致都很高,已约好下次一起登雪山。


KennethSkulbur的摄影作品






Senja踩点之后,开车到Lofoten。


以前的文章中我提过自己的旅行习惯,一般只确定头两天的行程,随后的安排都是临时决定,如果要去的地方没有酒店或者野营地,就睡车里,我觉得睡车里也很好,尤其车外狂风大雨的时候,感觉很特别很温暖。



 这次订的车非常满意,后座可以放平,睡觉很舒服。


正值登山淡季,所以爬山和野营,大部分时间只我一个,周围寂静无声,没有一个人,这大片天地都属于我自己了,真是海更阔天更高感觉更空明。


那天晚上,看到了极光,第二天又看到美丽的日出,一个人野营真是值了。


Lofoten山的第一个拍摄点自然是Reinebringen,天气预报说第二天早上五点开始会有暴风雨,但我决定冒险上山,可以在山顶露营拍第二天的日出。 

 

山顶上,碰到一对新婚夫妇。他们从波兰一路自驾,历时45天,走入挪威、瑞典美景中,度蜜月,拍婚纱照片。


没有什么钱,他们风餐露宿,洗澡洗头去公厕,但我能感觉到他们真切的快乐。妻子不会英文,他们下山前,我们聊了很久,都是老公耐心翻译。


他们是很勇敢的一对儿,山顶上风特别大,穿着婚纱拍照,一不留神就可能成为滑翔机或降落伞。拍完后,他们在黑夜中就冒险下山了。


后来报纸和杂志都报道了他们,这对夫妇出名了。这是我拍的这对儿相爱的人,我发布这张照片时,他们竟然看到并认出了自己,热情地给我留言“Hi!It's me and my wife”。 世界真小真巧!祝福他们!


山顶山,只剩我一个人。露营一晚,等待我的早晨,朝霞满天,美轮美奂。


原打算去的第二个地方是Hermannsdalstinden,但因为连续下雨,临时决定改去Ryten。


把车停好,爬过一座小山,下到Kvalvika海滩,安营扎寨,整个海滩还是只有我一人。在海滩安顿好帐篷,再开始爬山到Ryten,雨一直不停,从Kvalvika海滩到Ryten山头的路几乎都是泥,但整体路况还好。


其实我喜欢在雨中等待,雨停的间隙很容易出现漂亮的日出日落。果不其然,雨间歇了十分钟左右,就在这短短的间歇里,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洒下来,很壮观,手机拍出的照片就非常美。



雨虽在继续,我依然顺利下山。海滩上,雨风中,给自己煮上一碗热汤面。


睡袋好温暖,渐渐睡着了,恍惚中,有人唱歌,是梦吗?



 第二天醒来,走出帐篷,发现周围多了好多帐篷,难怪梦中有歌了。


跟新邻居打招呼,原来帅哥美女们是在做欧洲一个户外大品牌店的经理培训课程,用自家产品户外徒步一周。

 

告别美男美女们,我从Kvalvika海滩启程,返回山那边的出发地。


几天连绵不断的雨下来,路特别滑,很难控制平衡,我的背包又特重,走起来异常艰难。




一个趔趄,脚崴了一下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再想要站起来时,不对了,脚好像没有了骨头,歪到一边去了!


我坐在雨中湿湿的草地上,盯着奇怪的脚发呆,断了?怎么会?没断?可是不听使唤,而且错位着,没有骨头支撑。


四顾,仍然没一个人。


没有惊慌,只是做梦一样拿出手机,点进【镜头背后】一群,留言:我的脚好像断了,怎么办?随后便开始打电话寻求帮助,找救护车。

 

两个小时过去了,雨停了,太阳出来了。开始有人上山了。

 

喜欢户外运动的人特别有互助精神,发现我受伤停下帮助的人中,有一对俄罗斯人和一群德国人。当他们得知救护车上不来,要等其他救护接应措施准备好,才能到山上来救助我的时候,不忍把受伤的我一个人留在山里,说什么都要背我下山。  


 俄罗斯人和德国人都接受过专业户外遇险培训,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实战。下山的路难走之极,或者说没有路,很多时候是在泥浆里挣扎。 


他们轮流背着我,艰难地走到山下,救护车已经等在停车场。

 

我的车咋办?一个德国女孩马上说返程时可以帮我把车开到医院。面对这些好心人,面对他们的热诚和关切的眼神,我信任地把车钥匙交给他们。


在救护车里,医护人员给我临时包扎了一下,我这才开始感觉到了疼痛。

 

车子开到当地医院,X光显示断裂情况非常严重,需要马上手术。但是医院唯一的外科医生度假去了,那是周六的晚上,很难找到人。医院马上联系Bodo的医院,Lofoten到Bodo隔着海湾,所以最快的方式就是飞机了,需要半小时飞行,手术医生已在Bodo医院待命。



在Bodo医院当晚,做了骨头复位手术。因为脚肿得太厉害,还不能打开皮肤,需要等5-7天消肿后才能做钢片和螺丝固定手术。 

 

医生建议我第二次手术完成再回美国。虽然挪威医院的医护人员都非常好,Bodo医院的骨科也很有名,但我归心似箭,难以呆在挪威医院里。好歹商量,医生同意如果第二天X光看上去病情稳定就允许我回美国做第二次手术。 

 

一个人怎么拖着断脚回美国?又要感谢我一个人的风光路上认识的朋友!挪威是我的福地。


 一个电话,Lauren就放下工作撇下老公,从奥斯陆飞到Bodo,陪伴我度过了那几天痛苦而美好的时光,路上血红的月亮,怀旧的歌曲,学生宿舍,我们一路的聊天,成为我无限美好的回忆。


虽然脚是断的,但心是暖的。谢谢亲爱的,Lauren!



受伤以来,无论是在医院里,飞机上,或是路上,我都深深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和关爱!能顺利回美,顺利进行第二次手术,全因途中碰到的善良的人们。


我感恩,知足。现在,恢复顺利,就在前不久,受伤三个月后,我一个人再次去了Big Sur。

有很多人问我:还会继续一个人的风光吗?

 综合【镜头背后】朋友们的话作为回答:

 

不是为梦寐以求的照片全然不管不顾,

而是,

为认定的目标,不懈追求不停追逐,

是到达某种境界无可回避的旅途。

努力,

常遇意外难免失误,

假如就此放弃,

非但无法达到新的高度,

还可能最终后悔于自己未尽全力。

守在家里

安逸,

但永远不会邂逅

通往明天的别样轨迹

和那些无法忘记的激动不已

 

一个人的风光

只因世界的美丽

只为再看你一眼


评论 ( 26 )
热度 ( 311 )
  1. 水彩资源库燕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天地一行者燕儿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燕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